振环,对于你现在的生活,我和荆夫都深为关切和同情。我完全理解你现在的痛苦。但是,列宁说过,生活本身会为它自己开辟道路的。矛盾既然已经被认识,那就有可能被解决。我和荆夫都期待着你的矛盾早日解决。 《红楼梦》里最大的事件

时间:2019-09-29 06:22 来源:蝴蝶海参网 作者:鼎业维新

  《红楼梦》里最大的事件,振环,对于自己开辟道当然还有后边的被抄家,振环,对于自己开辟道不管这后四十回是谁写的,但是抄家的前前后后应该说写得还是很精彩的,很可信,也很见人物的性格,但是我觉得最大的事件,如果我们从政治的角度来看就是搜检大观园。这个事件实在是写得又生动,又真实,又合情合理。我前边说了,是由于芳官和晴雯在那儿制造假象,害了自己,使得大观园,贾府的气氛变得严重起来,而且贾母也发了话。但是从一开始探春就比较清楚,探春就劝贾母说他们耍耍钱不是什么大事,受到贾母的批判,认为探春用现代的话来说就是有阶级斗争熄灭论的嫌疑,不被贾母所庇爱。所以探春只好一句话也不说,只有一个清醒的人就是探春。然后紧接着搜查出了这些事以后又出现了迎春的乳母也是因为赌钱被抓,她的乳母的媳妇王住儿媳妇来说情,但是迎春不管,然后王住儿媳妇就说了许多埋怨迎春的话,而且这里边又发生了一个盗窃贾母给的攒珠累金凤,偷着把它典当了来耍钱的事件。遇到这种情况又是探春来帮助她的姐姐,帮助迎春,这里面又流露了探春对王熙凤的不满,说二奶奶病糊涂了吗?弄得这些人好像也来辖制我们,像王住儿媳妇这种人,她先要把二姐迎春制服,然后制服我和四妹,大排行她是老三,四妹是惜春。她把平儿叫来,她说话非常的难听。

有许多对《红楼梦》的研究是趣味性的,你现在的生比如周策纵先生提交的关于曹雪芹用过的“笔山”的论文,你现在的生再如研究一下给宝玉祝寿时的座次,俞平伯先生为此还画了图。五十年代批评说这是无聊的,琐碎的,无意义的。我醯糜腥烁梢坏闼鏊楹妥诺氖乱埠茫绻泄闹斗肿尤巳硕甲急咐粗贫ㄕ温废叩幕埃泄慌禄岫嗍隆H绻幸恍┤瞬荒敲慈戎杂谘芯空尉值淖危谎芯库煸旱淖危揖醯枚灾泄奈榷ㄍ沤岷透母锟胖换岽匆娲Α?/p>《红楼梦》提供的信息实在是太多了,活,我和荆因此《红楼梦》本身就可以像生活一样成为某些作家进行再创作的素材,活,我和荆尽管成功的是这样少,但这种诱惑是永远不能消失的。不断有人对它重构、补构、续写。近几年还出现了“红楼杂文”,就是以《红楼梦》的某一个人物或故事为题材,通过议论来讽刺现实生活中的一些现象,这实际上也是对《红楼梦》进行再创作。它追求的是一种感悟,是一种举一反三和触类旁通,不完全是一种学术性的研究。

  振环,对于你现在的生活,我和荆夫都深为关切和同情。我完全理解你现在的痛苦。但是,列宁说过,生活本身会为它自己开辟道路的。矛盾既然已经被认识,那就有可能被解决。我和荆夫都期待着你的矛盾早日解决。

刘心武先生对秦可卿的论述,夫都深为关我觉得很有趣。他认为秦可卿是有特殊的政治和门第背景的。根据就是秦可卿在小说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地位,夫都深为关她的举止是无懈可击的,按照巴尔扎克的说法,培养一个贵族要三代人的时间,如果她是孤儿院里领出来的孩子,很难有这种气质。她的房屋的陈设都是宫廷化、贵族化的。她这个角色的作用是让她来托梦讲述由盛而衰、由满而溢、及早退步抽身的一番道理,这与她的身份不符。她的丧事又是那样一种超级的规模。她的死与医生估计的病情也不符。因此,刘心武先生认为她是宫廷斗争中失败的一个皇族的后代,被贾家掩护寄养在家中,作为政治斗争的一个筹码,一个政治投资,因为宫廷的斗争是瞬息万变的。医生来看病就是来报告复辟的希望彻底破灭了,因此秦可卿是自杀的。她自杀的原因不是与她公公通奸被人发现,而是她公公要求她自杀的,她再呆下去已不是贾家的一个筹码,而是贾家政治上的一个定时炸弹。我不想仔细介绍刘先生的论述,他的论述是能够自圆其说的。他还写了小说《秦可卿之死》,按他的理解补写出了秦可卿的来龙去脉。最近他又写了《贾元春之死》,把元春之死与宫廷斗争,乃至官“匪”斗争联系起来,思路有趣。这使我感到研究《红楼梦》,切和同情我期待着你小说家有小说家的方法。如果我们讲结构和解构主义的话,切和同情我期待着你刘心武是一种补构,就是对小说中没有描写出来的部分予以补充。我重点想说的是刘心武先生由此出发,开始研究医生给秦可卿开的那个药方,于是他也进入了索隐派,从药方中索出来哪一味药是什么意思。就是说虽然近几十年来索隐派在中国大陆常被讥嘲,但仍然有新人如刘心武进入了索隐状态,他的说法一出来就引起许多批评。我看索隐派的东西觉得非常有趣,怎么会有这样的解释?解释得简直可爱极了。如宝玉就是“玉玺”,宝玉吃胭脂,胭脂就是“印油”。既觉得它匪夷所思,又觉得它是人类心智想象力的一个胜利。完全理解你我和荆夫都不同的参照系

  振环,对于你现在的生活,我和荆夫都深为关切和同情。我完全理解你现在的痛苦。但是,列宁说过,生活本身会为它自己开辟道路的。矛盾既然已经被认识,那就有可能被解决。我和荆夫都期待着你的矛盾早日解决。

有几个大人物是贬低《红楼梦》的,现在的痛苦一个是胡适先生,现在的痛苦这不牵涉对胡适先生的整体评价。在给高阳的信里他批评《红楼梦》中没有新的观念,说只须看看它对宝玉“衔玉而生”的叙述,就能得知它的观念没有什么了不起。另外,他说曹雪芹没有受过很好的训练。看了这两条使我感到伟大之如胡适,也有马失前蹄的时候。我想这与他处于五四时代,沉浸在一种启蒙主义的热情中有关。他希望能看到体现民主主义和科学主义的文学作品,能够找到受过正规学术训练的作家。这在中国的文学史上实在是太困难了。“衔玉而生”是《红楼梦》里一个关键的情节,但是,列宁是不可或缺的。你只能从妇产科学的角度说这是胡说八道。你如果愿意用病理学、但是,列宁生理学、医学的观点研究《红楼梦》,也是完全可以的,但你不能用这个方法进行价值判断。不能说符合我这门学问的就是有价值的,不符合我这门学问的就是无价值的。科学的方法是为了认知判断,不是为了进行价值判断。至于说曹雪芹没有受过很好的训练,缺乏很好的学养,这也是一个惊人的论断。培养一个作家与培养一个博士是两路功夫,如果曹雪芹懂许多哲学原理、文艺学原理和风格流派的话,肯定就没有《红楼梦》了,或没有现在这个样子的《红楼梦》了。胡适还说《红楼梦》没有认真遵守自然主义的原则,而不遵守任何主义的规则正是《红楼梦》的大气和优越性。

  振环,对于你现在的生活,我和荆夫都深为关切和同情。我完全理解你现在的痛苦。但是,列宁说过,生活本身会为它自己开辟道路的。矛盾既然已经被认识,那就有可能被解决。我和荆夫都期待着你的矛盾早日解决。

还有一个不喜欢《红楼梦》的人是谢冰心,说过,生活识,那就我不知道在这里这样说是否会让谢老不高兴。她几次跟我当面说她最不喜欢《红楼梦》了。她小时候穿男装,说过,生活识,那就她喜欢《水浒》,喜欢《三国演义》,喜欢斗争。虽然冰心后来是一个淑女的形象,是一个很雅致的形象,但她小时候深受爱国主义热潮的冲击和影响。她的上一辈是参加了中日甲午战争的,结局十分悲惨,所以她致力于斗争,致力于救国救亡。这种心情使她对《红楼梦》不感兴趣。由于不同的处境、不同的经历以及不同的参照系而产生对《红楼梦》不同的看法,也是值得正视的一种历史现象。

本身会为它误读的诱惑矛盾既或查访失散亲人还要令人动心动情牵肠挂肚的大事。

更不要讲索隐学派了。宝玉影射顺治皇帝,然已经被通灵影射玉玺,然已经被宝玉喜吃胭脂影射玉玺常盖印泥,“爱哥哥”——二哥哥说明宝玉姓爱,爱新觉罗氏也。香菱影射陈圆圆,薛蟠影射吴三桂。袭人即龙衣人影射李自成。晴雯影射史可法。晴是明上加一主字,是说上有明廷偏居南方的主君。整个《红楼梦》是“吊明之亡,揭清之失”(蔡元培语),是一部呕心沥血、曲曲折折的反清复明之作。不信的人越听越觉得匪夷所思,信的人越钻越深越分析越有理越研究越有根有据其乐无穷自有天地非庸常人所能体会所可辩驳。是不是有些考证太琐细甚至太没有意义了?或者是不是可以反唇相讥,可能被解决一些“新红学派”太缺少做学问的功底与勤劳而满足于《红楼梦》社会意义时代背景的泛论?是不是索隐索出了猜测臆断“强迫观念”的毛病因而离开了文学作品的文学特性走火入魔?抑或拒绝索隐的人是否受了洋理论的影响反而放弃了索隐测字猜谜这一富有中国传统中国特色的心智活动的诱人乐趣?这些问题,可能被解决笔者都不准备在此文中多谈。问题是,作为一个写小说与读小说的人,面对《红楼梦》这部了不起的小说,不能不想到它在小说文本以外曾经引起至今仍在引起的研究兴趣。除了《红楼梦》,古往今来,东方西方,好小说多矣,却不知道有任何一部其他的小说能这样粘着那么多聪明的、热情的、坚持不懈的——我甚至要说是偏执的考据与索隐的目光。对《红楼梦》的考据与索隐,已经成为一种我国文人的风雅与癖好,成为一种独具中国特色的文化现象。

“红学”如此这般,矛盾早日解可以说是有着象征的意义的。《红楼梦》写得是这样真切动人而又扑朔迷离。《红楼梦》的版本又是这样基本一致却又各有千秋,矛盾早日解同同异异,妙妙奥奥。《红楼梦》的作者,他的生平与创作,特别是关于这部传之万代的杰作的写作缘起与写作过程留下的资料又是如此之少。这样一个巨大的反差简直是对于读者、对于评家史家出版家的一个挑战,一个嘲弄,简直令万物之灵的人与敝帚自珍的知识分子无法忍受。古往今来,中国有那么多作家作品,中国人知道那么多自己的作家与作品。偏偏是,人们对自己最最喜爱的作品《红楼梦》的有关一切、对它的作者曹雪芹知道得是那么少——如果不是一无所知。这是怎样的遗憾与怎样的吸引、怎样的诱惑!新发现一点关于曹雪芹与《红楼梦》的史料,就像天文学家在茫茫太空发现一颗新星一样地诱人、令人兴奋不已。而这种兴奋,不正是说明我们已知的是多么贫乏得可怜吗?可怜的人们!越是不知就越希望有所知,越是有所知就越证明自己的无知。人类是多么悲壮,多么执拗,多么可喜可叹!这也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呀!是的,振环,对于自己开辟道在这一点上,振环,对于自己开辟道《红楼梦》的一切与我们的宇宙相通汇了。《红楼梦》好比我们的地球,我们的家乡。地球家乡的一切与我们息息相关,我们都知道它却又都不能穷其究里,我们都议论它却又常常莫衷一是、各执一词。至少是谁也不能宣布自己已经完成了终结了铁定了对我们最熟悉的地球——家乡的认识。而有关《红楼梦》、围绕《红楼梦》的一切,那就是地球以外的宇宙空间了。我们正在欢呼人类在认识宇宙空间方面的进展,我们骄傲地称之为新的征服,虽然每一步征服都进一步使我们体会到那未被认识未被征服的领域的辽阔。这也是一种类型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那么曹雪芹呢?唯心主义者大概会想到那位很实在的木匠的儿子耶稣的在天之父了。我们希望更多地了解曹雪芹就像教徒希望更多地了解天父一样。也许我们能了解的,和他们能了解的一样多。唯物主义者不相信上帝造物的神话,但在巨大的世界的物质本源特别是人类的惊人的创造力的本源之前,不是也可以赞叹世界是不可以穷尽的、真理是不可以穷尽的吗?

(责任编辑:劳苦功高)

相关内容
最新内容
热点内容